我要爆料
你的位置:首页 > 话说奉贤

话说奉贤(七十四)盐场话旧

来源:      2017/5/15 9:10:25      点击:

你要是问中国最古老的商品是什么?那么研究者会告诉你:是盐。



早在春秋时代,管子就曾发出过这样的感慨:“十口之家,十人食盐;五口之家,五人食盐;无盐尔,饿死而肿。”寥寥数字,就明白无误地说明了盐之于生命的重要性。  

盐是人类生活的必需品,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中,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,它与冶铁一起,构成了古代中国国民经济的两大支柱。

有人说,盐业的生产和贸易在世界各主要文化区的政治史、社会史和经济史上,都曾扮演了重要角色。还记得2011年那场日本海啸么,除了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之外,还在全球引发了一场巨大的“盐慌”,但事件发生后不到72小时,中国的盐市就趋于平静了。

现在来看,迅疾而来的盐慌更像是一场闹剧。但如果我们从历史的角度去剖析的话,就不难理解其中的根源。让我们走进常见而神秘的盐,以此去探寻一段段鲜为人知的奉贤往事。

古时候,人们视盐为财富,歌颂它,赞美它。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当中就有这样的诗句:“南风之薰兮,可以解吾民主愠兮!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!”或许古文不太好理解,翻译成现代白话文的意思就是:夏季的南风,使盐水迅速蒸发,凝结成为盐颗,朝取暮生,暮取朝复,取之不竭。南风因此生财,受到舜的歌唱。
  我们不得不敬服古人的浪漫主义情怀,就连盐也能编出如此动听的诗歌。在古代,盐也曾直接起着货币的作用。据唐代元稹云:“自岭以南以金银为货币,自巴以外以盐帛为交易。”将煮成的盐做成固定的块状,放在砖上火烤,等它硬了,每块盖上君主印记,充作货币。南方内陆许多省份的盐币,一直沿用到民国时期。
  现在,盐变得非常便宜,几乎没有人吃不起盐,谁也不会把盐当作是一种财富,盐自然而然从人们的财富视野中淡出。但在过去的奉贤,盐确实是财富和富庶的象征。

奉贤南部沿海一带,唐代在这里设置了“盐课”,隶属嘉兴盐监,这是一个专门掌管食盐生产的机构,元朝时隶属于两浙盐运司嘉兴所。明朝人何孟春曾经有过这样的记载:“今日之盐,煮海者偏东南;煮井、煮卤、种颗者出西北。”上海位于东海之滨,夙檀渔盐之利,在古代也是我国著名的海盐产区之一。早在秦代的时候,今天上海奉贤的柘林一带就呈现出一幅“海滨广斥,盐田相望”的景象。《史记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述:西汉时“吴王濞则招致天下亡命者益铸钱,煮海水为盐”,其煮盐地点就在今天上海的古冈身一带。奉贤的盐场最早在唐代就出现了,当时的古华亭隶属于嘉兴盐监,而徐浦盐场的办公机关就在华亭县白砂乡,也就是现在的南桥一带。到宋元时期,上海的盐业生产到了最为鼎盛的时代,在现今上海辖区内当时共有江湾、大场、南跄、黄姚、清浦、青村、袁部、下砂、浦东等九处盐场, 盐的年产量达到了3000万斤之巨,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数字。

元亡明兴,这个时候,上海地区的海岸线逐渐东移,而且长江的主泓道逐渐改道向南,你不要以为这没什么,这两件地理事件直接导致了一个重要的自然现象,致使沿海的海水盐分浓度不断降低,这对当地的经济无疑是一个重创,盐业生产的辉煌时代也随着长江的改道而滚滚东去不再回还。


我们来看看历史上奉贤盐场的大事件:

五代乾祐年间(公元948~950年)设置青墩盐场,置监官廨于青墩(今奉城)。

南宋时,改名为青村盐场,下辖青村南盐场和青村北盐场。

元代,改分场为团,青村场辖4团,计有一团、二团、三团和四团,明代增为5团。


清雍正四年(公元1726年),对奉贤来说是个改天换地的年份,这一年奉贤建县了。建县以后,青村场署(盐务所)当时设在高桥海塘外,现在这个地方还有一个地方名叫“盐仓庙”,大概就在这个方向。1958年,青村盐务所宣布取消,完成了200多年的历史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