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爆料
你的位置:首页 > 话说奉贤

话说奉贤(八十三)为何“冯叶不通婚”

来源:      2017/5/15 11:01:46      点击:

在过去的时候,邬桥地区有个叶家村,原来是属于南汇的太平乡,在1933年的时候,划归奉贤。

叶家村位于黄浦江畔,差不多是奉贤最西北的地方,东靠巨潮河,西邻千步泾。村子的中间,有叶家塘和冯家塘两个宅基,一条由巨潮入口,东西向的“冯家浜”农用小河横贯冯、叶两个自然村落之间。冯家塘在河南偏西,叶家塘在河北偏东。老代里就二村毗邻,仅一条小河之隔的冯、叶两姓竟禁止相互通婚。冯、叶不通婚订有族规,在过去远近皆知。因时代久远,谁也说不清个中原因。后来,一些老年人,在晚上乘凉,或田间做生活“吃烟”休息空隙,以及到茶铍吃茶时,不经心间零零碎碎谈出原因。

话说很早之前,两个宅基,两姓人家毗邻而居,十分和睦,河南冯姓人家,有的土地在河北;反之,叶姓也有土地在河南,种田时必然互相往来。不料发生了一件大事。约在清朝末期,有一年春夏之交,冯家浜里突然发现一具男尸,人命关天,百姓都很惊慌,怕惹上人命官司,必将倾家荡产。地保得知即来查讯,众说纷纭,不得要领,就报了官。当时,县衙设在南汇,县官接报带了衙役坐轿赶来查案,从南汇到案发地点,已过中午。两个宅基的村民人心惶惶,无心搞生产,翘首相望县官到来。两姓族长早已准备酒水迎接县官等行人吃饭,暗中塞了不少铜钿,特别塞了验尸官。酒足饭饱后,到现场勘察、验尸,见尸体在北浜滩,捞起来检验,一翻折腾,又是翻眼睛,还扒开衣裳,刈开胸腹,一样样查过、辨认以后,验尸官向县官报告:死者年在五十多岁,全身未发现刀砍、欧打的伤痕;胃内空必,皮肤未见中毒现象,眼睛无惊恐形状。唯两手心内握有杂草和河泥。县官也亲见检验实况,据此现状,认为是溺水身亡,衣裳破旧,疑是个“讨饭”的流浪者。县官提问,冯家浜很狭窄的小河,跌下去应该爬得起,而且还是壮年,怎会溺死?村民回应讲:可级跌入巨潮河,且大又深;胃内空必,想必讨不着饭,已饿多时,跌入这条阔水深的大河,爬不起来,随着涨潮汆入冯家浜。

县官和验尸官听村民讲的合情合理,查不出他杀的证据,又得了好处,就判了自溺身亡,但死尸在北浜滩,属叶家宅基地界,判决由叶姓收殓埋藏,一场人命大事,就此了结,未祸及百姓。

不久,冯姓有人在暗地里讲:尸体是冯家有人用竹头触到北浜滩的,省得冯家人麻烦。传到叶姓人那里,认为受了冯家的欺侮,都很气愤。由此引起两姓纠纷,争吵不断,对立情绪越来越激烈。但都不愿再报官、怕惹上官司吃不消、冤仇却加深了。叶姓族长告诫族众。今后叶姓子弟,不要讨冯姓姑娘为妻;冯家塘人得悉后,也以牙还牙、定出冯姓族人不准讨叶姓姑娘做媳妇,后为逐渐成为“冯、叶互不通婚”的族规。


随着时间的推延,不知经过几代人的变化,这种冯、叶不通婚的不合理族规,逐渐淡化,直至消失,如今也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聊资而已了。